当前位置:首页 > 走进许昌 > 旅游资讯

诗意襄城,小城倒影

【信息来源:【作者:【信息时间:2018-06-07 09:24  阅读次数: 】【字号 】【我要打印】【关闭

在黄河水泛滥的中原大地上,孕育着世世代代朝耕暮耘的中原人民。小城就在这里。它靠着伏牛山,俯视着黄淮平原,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者,展现着傲视群雄的姿态。千百年前,新石器时代的先民们踏过莽荒,来到这里,在这里安了家,依山傍水,开启了一个属于中原的伟大时代。

千百年桑田沧海的变迁,黄河之水不知泛滥了多少次,朝代的变迁又经历了几迭,古城墙上的裂纹蹉跎了岁月,点点青苔也爬满顽石,爬上木桩,迎来送往着一段段历史。千百年后,汝水悠悠,穿城东流。似一根银线蜿蜒而去,轻轻流淌过的是时光的印记,静静涌动着的是孕育了世世代代小城百姓的力量。

小城就在这里,在山清水秀的掩映中,在这一片淳朴装饰的净土上,流传着自己的美好和纯真。水是养育小城的乳汁。在干旱肆虐的年代里,当潘多拉的魔盒打开,当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各地,死神的气息压迫者各方百姓,是这一条条纵横的水源支撑着小城,汝河,颍河,沙河,小泥河......串起了全城百姓的生命线,滋润了数以万计的生灵。小城的水是温柔的。它流过了清澈,流过了浑浊,流过了平缓,流过了湍急,它不紧不慢的流过,柔情依依,婉转萦回。

当初日的光芒跨过地平线,第一缕暖红色的光线抛向平静的水面,蛋黄似的泼洒开来,淡淡的水面害羞了般,竟漾起了点点细纹,似姑娘遇见心爱的男子心中泛起的层层波澜,引人悸动。水在小城里便敛去了所有的狂躁与不安,安静的一如养在深家大院里的大家闺秀,恬静而美好,又似经历了大半辈子的老人,显露出了看淡红尘的从容与不迫,就如小城这般,从容安宁。水是山的相思,山是水的爱恋,山与水的融合,才是最完美的原始搭配。而这里,在小城,无疑有最完美的诠释。

小城的山是很清秀的,是那种淡淡的清秀,是那种不饰粉尘的清秀,似素净的画纸上晕染开的几抹素淡,轻轻的几曲,自自然然的弧度,朦朦胧胧,影影绰绰。小城的山没有高耸入云直插云霄的那种震撼人心的气魄,亦无绮丽险峻鬼斧神工的形态让人心生畏意,换句话说,小城的山是很亲民的,它不与天公比高,亦不与大地争秀,他总是不动声色的屹立在那里,但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,抬头便是心安。

从紫云山到令武山,从南寺山到孟良山,没有人知道那些个凸起的小山经历了怎样的沧海变迁才得以出现,反正千百年来它一直在这里,静静地看小城的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看他们演绎着一代代传说。几千年的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,谁又说的清?几千年的风云雨雪,季节更迭,谁又道得明?或许只有那山那水明白。它明白,但它不说。山与水总是无言的,山依偎着水,水映照着山,静静的和谐,慢慢地把时光怀念,山水相逢的悠思,或许正是它们无言的叙述。小城也是这般无言的。旧色斑驳陆离的砖墙始终立在那里,仿佛在期待着什么,又仿佛在沉思着什么;古街里的清风小巷柔柔的漾着暗香;路两旁的缝隙里探出了几根细细的草;行人踏过的旧石板上,一片枫叶悄然飘落......

然而无言却并非无声。奔走嬉闹的儿童,天使般的笑音总能回荡在街头巷尾;街头转口处,你总能瞧见几辆小推车,热气腾腾中钻出来几声:“烙馍卷豆腐——”;不知谁家的小狗又不识来客,“汪汪”地叫个没完。阳光掉落在树叶上,仔细听,有“沙沙”“沙沙”的声音。

小城为什么总是这样波澜不惊?或许是久经历史,早已褪去了那份世俗的浮躁,又或许是小城的人们骨子里便有这样的温馨,没有谁能说得清,就像没有谁能明白那山那水何时而来。但那又怎样?依旧是灯火星星,人声杳杳,依旧是青山隐隐,绿水迢迢。这里是小城,有乾明晓钟,声声回映,有紫云书院,肃穆安宁,亦有不老青山,长流绿水,如诗如画,倒映于心。小城便是襄城了。自生于斯,长于斯,便心属斯。只愿守一城终老,亦山亦水,亘古不变。


作者简介:

杨雪雪,河南襄县土著,傲娇的00后,年方17,现就读于襄城高中利峰部高二(四)班。喜欢文学与绘画,幻想与创作。擅长放空,发呆,乐天知命,性格活泼好动,爱笑,是话痨,一开口便没完没了。因受各大纪录片的影响,爱美食,尤爱美景,始终信奉“美食和风景可以抵挡全世界所有的悲伤和迷惘”。对星空和宇宙有莫名的向往,对莽荒与时光有说不出的感怀。对一切童话般的美好都抱有幻想,相信不管未来怎么样,都可以因梦想变成天真的模样。偶也有安静的小情绪,一本书便可以坐一个上午,一支笔便可以书写或绘画一个下午,一发呆整个晚上便过去了。

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
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